那個小區姐姐Polly

关于我

"休站至11月"--此處八分糖(‘∀’●)♡(‘∀’●)♡(‘∀’●)♡

固定出沒痞客邦: http://lovebts1112.pixnet.net/blog

虐心,慎入。

-

 

 

人生在世,有什麼意義?

 

 

朴智旻沒有個正常的童年,還是小嬰兒時就被拋棄,他在育幼院裡長大並且負責打雜,漏擦到一絲灰塵也不行,得被老師毒打一頓才能到廁所吃飯,但往往吃的是剩飯。

 

其他孩子們也沒有好下場,只能忍一天是一天。

 

對他們而言,天空是灰的,像是房間裡班駁脫落的那片漆,像是窗邊已長期沒被澆灌的乾枯植物,連片綠葉都沒有,只能等待死亡。

 

 

有的幸運些被好心家庭領養走,有的則是被"買走”,誰知道被買走做什麼呢?

 

朴智旻只是眼看著一個個孩子離開,他心裡早已沒有期待,沒有希望。

 

他是那株植物,身上的新舊傷他甚至不在乎,他不曾開口說話,像是放棄了自己。

 

放棄了活著。

 

 

-

 

這天是”Big Day”,是指大財團與媒體到育幼院的日子,每年一到兩次,固定捐款給育幼院的財團董事會到育幼院拜訪,並且與孩子們做簡單互動或是詢問育幼院的經營情況。

在育幼院的孩子們個個穿的光鮮亮麗,彷彿昨天的毒打與老師的欺凌冷漠都是假象。

 

唯獨在後院打掃的朴智旻依舊穿著一件泛黃的白T恤與牛仔褲。

 

基本上財團的人不會到後院去,只是在育幼院裡故做善良的表情一一與孩童們說幾句話,好讓媒體拍照報導,今年又給育幼院捐了多少萬的偽善。

 

但這次到此拜訪的,是最近剛上任的新執行長──金碩珍。

執行長長得清秀卻親切,不僅僅是禮貌,而是由內散發出來的高貴氣質使人不得不多看他幾眼。

 

 

「金執行長,歡迎歡迎!」院長看到新任的執行長竟如此年輕,他愣了會,卻又馬上堆起笑容將他請進來。

 

「是,院長您好。」金碩珍穿著一身筆挺西裝,走路也相當簡潔,穿著皮鞋腳步卻毫無聲響,孩子們看著陌生漂亮的臉孔也不敢說話,只等院長要求問好才說了”執行長好。”

 

「你們好,有好好學習嗎?」金碩珍微笑道。

 

 

他一進門就感到不對勁。

 

整間育幼院死氣沉沉,但每年的報告裡卻千篇一律,明寫著:”環境明亮,孩童們活潑開朗”。

 

遠遠看向書櫃,沒幾本書。

甚至連玩具都沒看見。

 

每年捐款那麼多,是捐去哪了?

 

 

孩子們被這麼一問,不知該怎麼回答,院長連忙打哈哈:「當然有了當然有了,只是今天執行長需不需要跟孩子們聊聊呢?」

 

金碩珍被打斷感到不是很高興,但他基於禮貌,還是點了頭答應。

 

院長將一位年紀約莫六歲的男孩帶到金碩珍面前,男孩的眼神淡漠,在這年紀應該調皮的孩子卻安靜的詭異,讓金碩珍對這間育幼院的懷疑更多了。

 

金碩珍謹慎的在院長的注視下問了孩子基本的吃住問題,果然孩子都只說很棒,老師很好,吃得也好。

 

對完話,合照完,隨同的記者就先行告辭,院長也與執行長簡單聊幾句後便想送人。

 

「執行長,特地來這趟辛苦您了啊!今年也拜託您了!」

 

金碩珍走到門口,發覺育幼院後頭還有棵大樹,他便微笑:「既然我都特地來了,那我就看看環境吧。」

 

院長還來不及阻止,金碩珍便逕自走到後院了。

 

那也是初次,金碩珍與朴智旻的相遇。

 

 

-

 

 

眼前的少年,瘦弱的不像話。

 

髒兮兮的衣服與似乎好幾天沒能盥洗的外貌令金碩珍震驚的一時沒能反應過來,更別說孩子手臂上大大小小的瘀青。

 

朴智旻冷冷的看他一眼,便轉頭繼續他的拔草工作。

 

 

院長有些緊張,便向金碩珍解釋朴智旻是育幼院的清潔工,不是失依孩童,希望金碩珍別誤會。

 

「員工?難道你們還請童工嗎?」金碩珍氣得揪起院長的領子大吼,「你當我傻子是不是?」

 

「執行長!請你放開!」在院長旁的老師急忙上前阻止金碩珍,「這、這孩子是從小在育幼院長大的!的確不是失依兒!」

 

金碩珍轉頭看向老師,他放開了院長的衣領。

 

「所以,你們就不把他當人看嗎?......不對,你們根本就不是人。」

 

他大步走向朴智旻,拉住他的手將手套脫掉,然後牽起他。

 

「這間育幼院,我會請人將你倆開除以及報警,如果要玩政治,歡迎你。」金碩珍說完,便拉著朴智旻坐上車離開。

 

 

車開到一半,路上兩人都沒說話。

 

金碩珍打電話通知秘書要他將院長及老師的職權撤掉並連絡社工人員及警察到現場將孩子們帶走,也通知了基金會,讓孩子們有好的環境受教育及照顧。

 

而朴智旻始終低著頭,他沒被牽過手,沒被帶走育幼院過,心裡一種恐懼感湧了上來,他發狂似的尖叫,不斷捶打著金碩珍。

 

金碩珍急忙將他的手抓住,命令助理先停下車,金碩珍牽他到海岸邊的沙灘走走路。

 

他不會知道朴智旻遭受了什麼,但肯定是不好過。

 

忽然,朴智旻蹲了下來,金碩珍也就跟著蹲下來。

 

孩子戳了戳正在爬行的小花蟹,小花蟹嚇了一跳,便躲到了沙子裡,朴智旻沒有表情,手握拳就往沙子裡打,用力地打。

 

「智旻!智旻!不行!」金碩珍抓住他的手,沒想到看見了朴智旻的眼淚狂流。

 

金碩珍心裡一陣疼,他伸手將他臉上的淚水溫柔的擦去,「智旻,很痛吧。」

朴智旻沒說話,他沒被問過這種問題,育幼院裡也沒人會去想這問題。

 

金碩珍雙手環抱住朴智旻,他不忍心,同時也想好好照顧他。

 

「以後,不會讓你痛了,我發誓,智旻。」

 

朴智旻閉上雙眼,他沒有回答。

 

但在回程的路上,朴智旻倚靠在車窗邊沉沉睡去了。

 

-

 

一到金碩珍的家,金碩珍就將朴智旻帶到浴室洗澡,孩子倒是沒有反抗,乖順的任金碩珍替他洗身體,而金碩珍看著朴智旻身上那些傷痕,動作格外溫柔。

 

洗好澡後,金碩珍繼續牽著朴智旻到遊戲室。

朴智旻望向成堆的玩偶及書本,他始終一號表情,看不出喜或悲,金碩珍也不介意,只說「你喜歡哪個,就帶上它來我房間找我吧。」

門也沒關上,金碩珍就摸摸他的頭離開了。

 

金碩珍坐在床上,翻開青年心理學的書籍開始讀起,等了一陣子,朴智旻走進了金碩珍的房間。

 

金碩珍轉頭,看見朴智旻手裡只拿了本書,是”賣火柴的小女孩”。

封面是小女孩點了火柴,上頭便充滿山珍海味的圖片。

 

金碩珍猜測朴智旻也許肚子餓了,便打電話讓廚房人員做午飯。

 

果然,朴智旻一看到食物在餐桌上,他就甩開了金碩珍的手衝到餐桌前狼吞虎嚥,金碩珍一走到他身邊,朴智旻就忽然害怕得抱頭跑走,金碩珍不懂,他追上朴智旻的腳步,沒想到,朴智旻竟跑到浴室裡躲在角落。

 

「......」金碩珍心裡難受,他替朴智旻難受,替育幼院裡的孩子們難受。

那股難受,是心裡一陣堵塞,喘不上氣又舒展不開來的不甘心。

 

可偏偏,這樣的兒童虐待隨處可見,他救了他們,可其他角落呢?

 

世界上幾千萬個人生,朴智旻的難道就不值嗎?

 

金碩珍蹲到他面前,將他的雙手扳開,朴智旻怕的又是對金碩珍一陣捶打尖叫,可他卻什麼也沒說,只是抱住他,輕輕的慢慢的。

 

「噓──不痛了。」金碩珍好聽的嗓音入了朴智旻的耳裡,朴智旻不再掙扎,只是抬起頭來看向金碩珍。

 

金碩珍微笑,「我們去吃飯,這次慢慢的吃,坐著吃,好嗎?」

朴智旻輕輕點頭,他伸出手掌,金碩珍看著他小巧的手,便也伸出手牽起他。

 

 

續.

-

其實這故事藏在心裡很久了,可是聽了青峰的"寶貝兒",使我決定還是將這樣的故事寫下了。

正因世間如此殘忍,才使善良難能可貴。

還在調身體中,目前是失敗的haha我努力

很想你們,也很愛你們♥

评论(2)
热度(86)
© 那個小區姐姐Pol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