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小區姐姐Polly

关于我

"休站至11月"--此處八分糖(‘∀’●)♡(‘∀’●)♡(‘∀’●)♡

固定出沒痞客邦: http://lovebts1112.pixnet.net/blog

/

 

 

-國小時期的閔玧其-

 

 

 

因為有夜盲症的關係,閔玧其從來不寄宿他人的家。

一是怕麻煩人,二是本來就不太愛跟人熱絡。

 

 

但他老是跑到鄭號錫家睡。

 

 

「哥!」鄭號錫一開門看到閔玧其就笑的甜,還忍不住開心的跺了下腳。

「這麼開心?明明每天都在學校見面了。」閔玧其雖然這麼說,但手還是摸著鄭號錫的頭,說著他乖。

 

「哥,我有買小夜燈喔!這樣你就不會跌倒了!還有,這個是我昨天說的漫畫!啊,你要玩遊戲嗎?哥你會玩嗎?我教你!」一到房間,鄭號錫就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還從書櫃上拿了一堆漫畫丟到閔玧其面前,還有電動。

 

閔玧其笑得眼睛都瞇成線,怎麼就看不膩鄭號錫呢?

 

 

-回憶結束-

 

 

 

 

 

 

鄭號錫穿著一身西裝筆挺,走進公司會場內尋找閔玧其的身影。

 

今天是公司週年的晚宴,說是晚宴,其實也是跟商業高層認識交流的機會。

但鄭號錫每到這種場合就緊張的不知怎麼辦,只想找沉穩的閔玧其陪在身旁。

 

「哥在哪啦......都找不到......。」鄭號錫一臉失落,拿了果汁找個空位就坐下。

 

人聲喧囂,但他不想說話。

 

「號錫哥!」鄭號錫轉頭一看,原來是之前在舞蹈教室被他教過的學生朴智旻。

「智旻啊~!」鄭號錫這才露出笑容大力擁抱住朴智旻。

 

朴智旻是藝術高中的學生,也是一等一的舞蹈奇才,鄭號錫不只總是被他的舞姿驚艷,更是喜歡他的謙卑與虛心求教的好性格。

 

「號錫哥你也來玩嗎?」朴智旻在他身旁的位子坐下,鄭號錫開心的也跟著坐下,還把椅子挪近朴智旻了一點。

 

「對啊,不過找不到玧其哥,剛好你就來了!你現在過得好嗎?」鄭號錫反射性的摸了摸別在西裝領口前的胸章。

 

「很好啊,泰亨也很好喔!我們現在在班上進步很多,也都被老師誇獎耶!」朴智旻發現鄭號錫的胸章,「哥,你那個是史努比嗎?很可愛耶!」

 

「對啊,他是我的護身符。」鄭號錫微笑,正想再跟朴智旻多聊聊時,會場突然滿場掌聲響起。

 

他猛然起身。

 

 

閔玧其就站在台上。

 

 

頓時快門四起,公司高層們與閔玧其一同合照握手後掌聲才停止。

 

而鄭號錫慢慢坐下,只是微笑盯著閔玧其看。

 

只要看著閔玧其,鄭號錫就安心了不少。

 

每次在大考或是重要場合上,鄭號錫就會握緊閔玧其送他的史努比胸章祈禱。

祈禱今天一切順利,祈禱自己的表現能好。

 

但他其實也知道,閔玧其都會在身邊的。

偏偏就是習慣了,習慣這樣的小動作讓自已平靜下來。

 

 

又跟朴智旻聊了一會,朴智旻就跟著爸爸回去了,鄭號錫的杯子也空了就是等不到閔玧其的人。

 

他無聊的用舌頭在嘴裡轉來轉去,嘟嘟嘴,吹吹瀏海,然後三角嘴就跑出來了。

 

無聊!無聊!!我要回家了!!!

 

鄭號錫怒怒的傳了訊息轉身就回家,不想理全世界的所有人,包括閔玧其!

 

 

鄭號錫洗完了澡正要吹頭髮時,手機上的通知正一閃一閃的亮著。

 

“我找不到你”

 

“號錫啊去哪了?”

 

“晚上很危險,別亂跑啊”

 

“哥買了草莓蛋糕,今天得吃掉啊”

 

“號錫”

 

“晚了,你在哪裡?”

 

“你在家嗎?我在你家樓下”

 

 

慘了。

 

 

鄭號錫幾乎是用跑的衝到公寓門口,看到哥哥的車便衝到他車窗前,氣喘吁吁的。

 

眼前的車窗降下,閔玧其冷著臉看著自己呢,嗚,很生氣了。

 

閔玧其再拉上車窗,然後開門下車,關上車門鎖住。

 

兩人就這樣對望,不說話了。

 

鄭號錫忍不住別開視線,看到閔玧其拿著粉色的小袋子。

「這是......?」鄭號錫怯怯的扭動食指指向小袋子。

 

「我的,不給你。」閔玧其沒想到鄭號錫竟然還敢問這是什麼?

老子提心吊膽找你找了半小時,找到快發瘋了你小孩竟然就在家!還不回訊息!

 

閔玧其走上前,左手撫上鄭號錫的瀏海,濕的。

 

「啊,哥......我剛洗澡啦,還沒擦乾......」微微推開閔玧其的手,有點害羞。

 

「走,上樓。」閔玧其的怒火馬上就被澆熄,現在只怕鄭號錫吹風會感冒了。

反正這孩子乖巧,在家不是很好嗎,沒亂跑。

 

「嗯?哥你不回去嗎?」

 

「草莓蛋糕今天就得吃完,吃完再走。」

 

 

鄭號錫拿了兩杯溫牛奶放到桌上,然後自己坐上床插上吹風機的插頭就準備吹起頭髮。

閔玧其放下包包後就接過鄭號錫手上的吹風機幫他吹。

 

「哥,你等我等很久了嗎?」鄭號錫大大的笑臉送給閔玧其,怎麼心情好心情不好都寫在臉上了呢?

 

「很久,再讓我等你試試看。」捏捏你的嘴邊肉,擔心死你哥哥我了。

 

「知道了啦!以後洗澡都報備!」鄭號錫揉了揉自己可憐的臉頰,被捏這樣剛好了,還好不是捏屁股。

 

 

吹完頭髮就吃蛋糕,開心的跟哥哥聊天,但鄭號錫喝完溫牛奶就犯睏,頭一點一點的,眼皮也跟著沉重。

 

「去床上睡吧,我收盤子。」閔玧其用紙巾擦掉鄭號錫嘴邊的奶漬,再捏捏臉頰,微笑摸摸他的頭,一貫的寵溺。

 

「唔嗯,哥哥,要留下來睡喔。」鄭號錫窩到床上,把牆上的燈轉成小夜燈後就沉沉入睡。

 

閔玧其洗著盤子,微微泛紅的耳根聽到這邀請實在是。

 

 

啊,睡地板,睡地板。

 

 

待續。

 

 

评论(3)
热度(51)
© 那個小區姐姐Polly | Powered by LOFTER